万博水晶宫 > 新万博客户端 >

鹿城测广场舞噪声遇难题 距离声源处该多远?

  昨晚,温州市区松台广场,看到鹿城区环保局工作人员前来检测广场舞音箱音量的分贝,跳广场舞的市民纷纷围拢过来,其中一市民示意大家不要发出声音影响检测。

  温州网讯昨晚,由鹿城区公安、城管与执法、环保等部门组成的联合执法小组,来到市区马鞍池公园和松台广场,开展广场文体活动规范管理联合执法行动。这也是该区广场文明守约倡议活动启动以来,执法小组首次开展管理行动。检查结果显示,受检的广场舞音箱发出的音量值都超出了规定的标准。

  测量噪声时,设备应放置在距离声源多远的位置?面对广场大妈们的质疑,执法小组在取证方面碰到难题。鹿城区委宣传部文化科科长柯胡斌表示,已发布的《鹿城区广场文化活动公约》,对于噪声测量方法和上限值,还有待进一步的修改和完善,同时也希望广场舞爱好者能自觉调低音量。

  工作人员将噪音振动测量仪紧靠音箱,测得的音量值是94.4分贝。对照《鹿城区广场文化活动公约》中提倡的声源处音量值不得超过85分贝,显然这里的测试结果已经超标。

  现场有人表示异议,要求工作人员在距离音箱1米左右的位置再次测量,结果为83.9分贝,符合要求。

  此时,负责测量的环保部门工作人员说:“公约中只说在声源处测量,到底是紧挨着测呢,还是距离1米,又或是距离更远?”

  “这次执法小组的第一次行动,除了对部门群众反映较强烈的广场舞团队做告知和教育工作外,也是为了看看公约中提出的方案,到底在实际操作中可不可行。”柯胡斌说,公约中规定的噪声测量方法和标准值,是由业主代表、文化团队代表以及执法部门三方,经多番讨论后得出的初步方案,还未经过实际操作的检验,今后会继续完善。

  记者发现,在执法小组的执法过程中,跳广场舞的大妈们都非常配合,也对音乐声响对周边居民造成的影响表示理解。

  “我们又不可能随身带着测量仪器,又怎么能知道我们的声音是不是已经超标?”现场,不少跳舞的大妈提出问题,公约中规定的85分贝,究竟是什么概念?大妈们甚至要求执法人员拿着测量设备,现场为他们的音量“校正”。

  昨晚8时许,在马鞍池公园的一处空地上,市民全女士和姐妹们跳着广场舞。全女士说,她们一般晚上才来公园跳舞健身,一般9时不到就解散了。“将心比心,我家的窗户也正对大马路,早上就有人开音响扰民。”她说,如果有居民投诉,她们绝对配合执法部门,把音量调低。

  昨晚9时许,记者在松台广场发现,仍在工作的音箱至少还有两个。在靠近地下通道出口的地方,有一名小伙子就着音箱发出的动感音乐跳着街舞,见执法人员对着音箱测量,他赶紧关掉了音箱。

  不远处,几十名市民在跳舞,旁边同样有一个音箱。经测量,该处音量值达到89分贝。一名自称负责人的赵女士称,他们一般晚上7时半开始健身,晚上9时半结束。赵女士等人主动调低了音量。

  此时,跳舞的李女士说,每天晚上,广场上有跳街舞、交谊舞、健身操等等团队,最多时能有8个音箱同时工作。“光我们这个团队就有几百号人同时跳舞,方阵能挤满大半个广场。”她认为,如果音量太小,站在后排或远处的人根本听不见乐声,实在不方便。

  执法人员在新国光大厦顶楼也就是31楼测得的结果是60.3分贝。根据《公约》的意见,在距离音乐声源的噪声敏感建筑物处,白天音乐平均音量不得超过60分贝,晚上音乐平均音量不得超过45分贝。

  一名住户说,大厦A幢各家的窗户正对松台广场,受噪声的影响最严重。住户小叶说:“有时想睡懒觉成了一件难事。每天早上6时多,对面松台广场上就会准时传来各种音乐,有些还是强劲的低音炮,实在是太难受了。”

  执法人员表示,不同楼层,不同楼栋,测得噪声分贝结果,都各不相同。另外,马路噪声等其它噪声源也可能“抬高”分贝指数,因此单次测量结果并不能完全说明问题。

  柯胡斌说,今后,执法小组会对投诉集中的重点区域进行重点筛查,采取劝导与宣传结合的办法,在执法过程中锁定一批重点巡查对象,对屡教不改者加以处罚。

  温州大妈跳广场舞 时间音量都要控制了温州市鹿城区率先发布广场文化活动公约政协委员提案建室内场地 让大妈跳广场舞不扰民中国青年报:“广场舞现象”折射的危机绵阳大妈跳广场舞被射10多颗钢珠 几个月已发五六起四川大妈跳广场舞被射10多颗钢珠(图)下载温州网新闻阅读器全文浏览打印举报网络谣言和淫秽信息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网友评论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傅浩读诗:这些佛陀时代不曾有的噪声